[ 体育新闻 ]
放大字体 缩小字体  
当年中国羽坛天王熊国宝 四海漂泊结球友
2006-7-15 17:09:04

■ 对于这些年来的近况,侃侃而谈的熊国宝娓娓道来。
■ 虽然已经44岁,熊国宝的身形还是没走样,他说都是因为长期在打球的缘故。
■ Follow Me 代表赠送纪念品予熊国宝。
■ 熊国宝与Follow Me 羽球队的队员合影。

被中国媒体誉为80年代中国羽坛的四大天王,韩健、杨阳、赵剑华与熊国宝,在80年代,是许多大马华人的羽球偶像。

当中,韩健已经在马来西亚居住了15年,成为我国的永久居民,杨阳及赵剑华也已经回中国发展。惟独熊国宝,大马人最后知道的消息是他在泰国发展与经商。可那已经在1998年随着他与泰国华裔经商失败后,烟消云散。

之后,他的行踪飘忽不定,是四大天王中,大马人知道得最少的一位,这次经过在台湾执教的槟城教练施俊明穿针引线下来到槟城探访Follow Me羽球队,本报有幸的对这位80年代世界羽坛名将进行了独家采访,让球迷们知道他这些年来的“羽球漂流记”。

  • 何处是国宝?

    熊国宝2005年12月已经结束了与台湾羽球协会的合约,之前在中国劲体育所报导的消息是他在高雄教球,并且教导以羽球当作升上大学加分工具与玩票性质的学生球员,其实真实的情况是他受聘于台湾羽球协会,在台湾羽球代表队总部左营任教,而左营恰恰就是位于高雄。

    去台湾之前,熊国宝曾经在2000年到大马柔佛新山一家羽球学院任教,可是他在大马也只充当过客,无法像韩健一样在这里安定下来,只逗留了半年就因为该羽球学院规模其实并不如想象中大而离开。

    在接下来几年当中他周游世界各国,包括德国、比利时与台湾等,为当地的羽球讲解。最终他终于在台湾落脚,毕竟台湾在语言上让他有家的感觉。

    这次重新踏足大马纯粹是受邀于吉隆坡的朋友李添有,他这位朋友于吉隆坡设立了一家羽球学院。

  • 重回泰国当教练

    接下来,他又开始了另一次漂泊的旅程,重新回到他曾经熟悉的曼谷,这次他已经不是身为一名投资者,也不再设立工厂,但是泰国的羽球并没有忘记他曾经的贡献,该国邀请他到曼谷教球。从9月1日开始他将会伙同另一位来自中国的伙伴,到曼谷着手当地的羽球青训工作。

    他表示这么多年来百转千回,谁不想安定下来呢,但是羽球是他的命,他将继续以教球为业,即使到了50岁与60岁也无怨尤。

    4年前他与妻子离婚之后,目前还是单身,在中国的母亲已经年届80多岁,只要熊国宝回去一定会与年迈的母亲住上一阵子,毕竟从十多岁的小毛头开始练球以来,他总是一人老是在外,俨然成为了一个非常独立的“老外”。而今已逾不惑之年,生活与生计虽然要照顾,但是一有机会就会多陪伴老人家,以尽孝心。

  • 86年成“国宝”

    1986年的汤姆斯杯,对于熊国宝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。

    1986年的汤姆斯杯和尤伯杯赛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,但中国队早已下定虎口拔牙的决心。在女队以3比2战胜印尼队蝉联冠军后,中国队的教练们为汤姆斯杯决赛准备了一个大胆的阵式:考虑到韩健体力不足,先后败给了马来西亚的米斯文和丹麦的霍洛士,而其他年轻选手至半决赛为止均未负过,他们决心以杨阳为第一单打,全部起用年轻选手。由于在与丹麦比赛时,印尼曾将林水镜排在第二单打位置上获得成功,对此中国决定上在去年1月于日本尤尼克斯杯赛中胜过林的丁其庆,第三单打则放上打法稳健,颇有“磨功”的熊国宝。

    交换出场名单后,人们发现印尼队把林水镜排在了第三单打的位置,避开了曾战胜过他的丁其庆,逼向初出茅庐的熊国宝。队友们都替熊国宝捏着把汗。

    第一场比赛的结果不出人们所料,杨阳以15比7和15比1轻松地将苏基杜斩于马下。接着中国队第二单打丁其庆不敌印尼队刘易斯邦高,场上大比分1比1。    印尼球迷心目中的英雄林水镜一出场,体育馆内的呼喊声猛地升向高潮。身高182公分的熊国宝走上场,向四周看了一眼,他感到周围黑沉沉的,喊声、喇叭声、敲击声把他的耳朵灌得满满的,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熊国宝,手竟然不听话地抖起来。

    比赛开始,球飞过来了,熊国宝一下子解脱了,在他眼前只有那只飞动着的羽球,一切都不见了。15比13,然后再一个15比13!熊国宝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,竟然钻过网去,冲到林水镜面前和他握手。侯加昌教练同样激动了,他跑进场来一把抱住了熊国宝。

  • 忆球员时代,梦里也会笑

    相比86年的风光,很少人知道86年之前,熊国宝这位苦练防守的球员下过的苦功。他从市立羽球训练班的“旁听生”,在别人练完散去之后,继续坚持加练,3年后他成功进入省队,但是水平在这几年一直无法提升,直到1984年,他在中国全国锦标赛获得了第6名,才加入了侯加昌执教的国家队。

    无论是辉煌之前或辉煌之后,回首看这段球员的人生旅途,他认为人生不能平淡无味,必须有挫折、有奋斗,就像人家称他铁人,也是因为他刻苦的场上毅力所赢得的美名,他毫无保留的承认当年遇到进攻犀利、才华洋溢的杨阳与赵剑华,他都尽全力的在防守,在场上挫折中锻炼自己。

    若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还是会走同一条路,成为一个球员。如今他常梦到的欢乐时光,就是当年汗泪交织的球员时代,往往让他梦醒之际,嘴角翘起会心微笑。

  • 世界羽坛技术有欠细腻

    对于目前羽坛的发展,熊国宝认为若要与当年他们80年代做个比较,可以发现透过更好的球拍与更讲求与科技配合的训练工具,现代球员在速度和力量上确实提升了非常多。

    但是若论技术的细腻度,他认为现在的球员与当时的杨阳与赵剑华还有一段差距,并且认为现在的世界一流高手,还有必要加强他们的技术训练,以变得更细腻,而不单只是靠力量与速度的打法。

    随着21分制的竞争赛制推出,他相信力量与速度型的打法,将会越来越盛。但是这也使各国水平更加自信,因为比分结果非常接近,无形中增加了爆冷的可能。

  • 抓住10%好苗子

    虽然说现代的父母都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,但是一门运动在一个地方的发展乃基于环境的影响,例如在马来西亚其实大部分的华人也只是将打羽球当作健身而已,唯有努力读书找份好工作才是保障未来的路途,可是仍然可以培育出世界级的球员。

    相对的台湾仍然无法冲破这道门槛,在台湾这样的环境,虽然将羽球当育乐的运动人口不少,但确实要培育出一位世界级球员有些不容易。熊国宝认为培训时,总有90%的球员时要被淘汰的,10%的好球员将会留下,可是最难之处就是要如何准确的发现10%的好球员、好苗子。

    在那边教球的亲身体验就是在那边要抓住这10%的好苗子非常难,因为学员对未来有太多选择要应付,他们要升学、要事业,而不只是羽球而已,这往往让本来是在10%以内的球员,就这样擦肩而过。

    其实若抓住了10%的好球员,只要让他相信教练也相信自己能打出一手漂亮的球,这样在培训上就能事半功倍。

  • 返回顶点 关闭窗视 


    光华日报 -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
   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© 2019Kwong Wah e-Newspaper.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